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

山里山外

《山里山外》 - 山里山外演员表全部演员介绍

出品单位: 湖北电影制片厂 《山里山外》是一部反映某山区县溪山镇吃百家饭长大的采茶女王凤娇,不怕吃苦,百折不挠,勇于打拼,苦心钻研茶艺茶道,志在振兴茶叶产业,追求事业成功,又回报社会的励志传奇影片。本剧为新乡土题材,以溪山茶文化为背景,以“竹溪茶客”化名支持凤娇读书生活并扶持她创业——创立茶庄为线索,成功塑造了凤娇、吴俊成、杨喜多等一批人物形象,讴歌了助人为乐,知恩图报,矢志创业的人文精神,人情味和生活气息浓,感染力和冲击力强。 吃百家饭长大的溪山采茶姑娘王凤娇六岁时,父母因车祸双亡,一个化名“竹溪茶客”的人一直坚持给她寄生活费,支持她读书。高中毕业后,跟城里来的扶贫干部马林失恋的她进城打工,先在秋莲快餐店做事,因与顾客发生意外冲突,又到县计生委干部张杰家中当保姆,偏巧马林又是张杰妻子陈萧的表弟,在张杰宴请马林夫妇时,她又极不情愿地见到了马林。她不想再触及过去,决定回溪山老家,却在车站遇到在服装厂当车间主任的喜鹊。凤娇又到服装厂做事,某日,服装厂邓总带她去见大客户龚总,龚总却强逼她喝酒。龚总把喝醉酒的凤娇送到房间,想趁机污辱她。凤娇逃了出来,想去投河,却被清友茶庄老板吴俊成救起,跟着又在茶庄做事,因聪明好学,很快成了茶庄的得力帮手。在清友茶庄,她的人生发生了重大转折。她参加县里举办的茶艺集中培训,接着又参加全省的茶艺大赛,获得了二等奖。溪山镇龙王垭茶厂厂长杨喜多慕名来到清友茶庄,带来茶厂出产的绿茶请茶庄代销,并推销溪山一绝——茶糕点麻香茶酥。为做大做强茶产业,吴俊成让凤娇接手当老板,茶庄在凤娇的经营下,成了县上茶叶消费的一块金字招牌,生意火爆,经营的主打产品是溪山出产的龙峰王和箭茶,还增设了凤娇老家溪山村的茶叶和茶糕点专柜。事业有成、放弃寻找“竹溪茶客”的凤娇没忘回报社会,开始定期到县邮局以“竹溪茶客”的名义给“民政局救灾办”汇款,支持家乡建设。影片在反映凤娇创业经历的同时,也讲述了一个发生在三个年轻人之间的故事。马林并未淡忘对凤娇的情意,他多方打听,终于在茶庄见到凤娇,但凤娇心头的隔阂一时未能消除。红云也找到茶庄,在初恋情人吴总的劝说下,逐渐理解或认同了儿子和凤娇的关系。茶厂厂长喜多是凤娇的同学、同乡,也是一个有为的青年。他对凤娇心怀爱意,但一直没有表白。影片最后,马林主动申请回到山乡服务,参与农村的建设事业,并期待与凤娇重续前情。影片通过几个主角在事业、爱情等方面的沉浮、变迁,把城市和乡村联成了一个交流频繁、共同发展的完整世界,折射了社会生活变动不居、不断完善的现状。

热播国产剧

热门推荐

你好,关于这本书吾人也曾读过,毕竟也有这个心情,网上也不好找,读后感在这里可以写写,觉得好可以采纳。言归正传——这本书呢,是抗战期间流亡学生生活的真实写照。以作者的亲历为基础,经过艺术处理,多层次展现抗战时期流亡学生和基层民众生活的纪实长篇。它描写流亡学生的生活实况,他们的感怀、理念、梦想和抱负,以及对前途的焦虑与信仰的空虚。黑暗中见光明,困苦中有诗意。又以另一只眼,观察到号兵、教官、难民、壮丁、保长、山里村民等普通民众境况、心态,堪称抗战社会史。这是一本饱含深情的书:“流亡期间,跋山涉水,风尘仆仆,和大地有了亲密的关系。祖国大地,我一寸一寸地看过,一缕一缕地数过,相逢不易,再见为难,连牛蹄坑印里的积水都美丽,地上飘过的一片云影都是永恒。我的家国情怀这才牢不可破。”(王鼎钧)席慕容这样评价这本书:“读王鼎钧的《山里山外》,就是在读着一个灵魂在战乱里的烙印,读着一颗心在烈火里的锻炼。流泪是因为他的伤痛也是我们整个民族的伤痛,微笑是因为幸好他有着一个真诚的灵魂。”在《谁在恋爱》这一章里,鼎公写小白和“我”因写情书受训育主任审问时的细节,真是心理描写的经典案例。蝉鸣、阳光,特别是流汗的感觉,让我切身感受到了受审者内心的紧张和恐慌,那真是度秒如年的煎熬啊。 我们都不说话,只流汗,蝉又像报警似的呐喊起来,阳光由旭晖的红转为白热,汗水在发根与发根间蓄聚,聚多了,汗毛孔挡不住,就沿着鬓角,痒痒地,麻麻地,挂在腮上,再冷冷地滴在脖子上。另一条汗路是越过额角,沿着眉毛...《山里山外》这一章中,有两段描写狗的细节,写的甚为有趣,比较读来更是回味无穷: P252:先经过山脚下的几户人家。有一家就住在路旁,门口竖着一捆竹竿。我走过门外的时候,门窗像画上去一样安静。可是不久我听见背后有只狗像面临生死关头一般狂吠,那户人家的狗从门外跳到门里,从门里跳到门外,威吓虞歌和菊秋。她俩倒也不怕,站在路上察看那捆竹竿。不久,屋子里面出来一个小孩子,不过八九岁罢了,狗却一面叫一面看他的眼...作者写号圣与小号兵比试时的号音堪称神来之笔: 号长不再理他,右手举号,喇叭在夕阳里金光一闪。他沉静地望着远方,沉静地吹奏起来,号声像河水一样缓缓地流出来,波纹微微,清可见底。 号长呢,依然懒洋洋地站着,那神情就像独自练号一样,一副无所为(似应为“谓”)的样子,他的号音依旧平淡,可是越来越沉实,河水聚成了湖,湖水汇入了海,好像完全不知道正在受人攻打。 号长的声音没有示弱,也没有逞强,那声音又宽又厚总是覆盖着对方的声音,包裹着对方的声音,又像是提携着对方的声音。小号兵无论怎样奔窜跑跳,总是脱不出一个无形的包围。小号兵苦战到底,吹到最后,先吸足一口气,尽他所能把最后一个音符拖得很长。他想用它代替凯歌。他没料到,在他气促力竭之后,号长的余音仍在延长,升高。那声音如此完整,如此自然,没有斑痕,没有裂纹,没有折断后焊接的痕迹。那个悠然的长音好像无穷无尽。读王鼎钧的《山里山外》,就是在读着一个灵魂在战乱里的烙印,读着一颗心在烈火里的锻炼。流泪是因为他的伤痛也是我们整个民族的伤痛,微笑是因为幸好他有着一个真诚的灵魂,幸好他有着一颗纯金的心。 幸好在这样残酷的世界里他仍然保有着一颗像金子一样的心。



山里山外影片在竹溪什么地方拍的

在竹溪县城、向坝、十八里长峡、关垭和武汉